地方资讯

地方资讯

“炒鞋鼻祖”得物屡遭投诉新鞋穿了2天就坏平台收了鉴定费却没认


发布日期:2021-06-19 16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xjru.com.cn原标题:“炒鞋鼻祖”得物屡遭投诉,新鞋穿了2天就坏,平台收了鉴定费却没认出假货

  2020年初,“毒”APP改名为“得物”APP,但鉴别存在误差、售后服务糟糕、商品质量差等问题一直没有中断。

  2019年,毒靠着炒鞋热,一度成为了一家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。因为炒鞋的不理性消费行为以及一系列证券化操作,毒被监管点名批评。毒虽然提出“鞋穿不炒”的口号,但2020年末,得物与第三方机构合作推出消费分期贷,欲最大限度挖掘年轻人能为平台提供的价值。

  近日,据河南广电总台的民生频道《大参考》栏目报道,2月7日,湖北襄阳赵女士在得物APP上购买一双Nike运动鞋,价格598元。这双鞋上脚才穿了2天,鞋面就出现了折痕,且折痕里面已经脱皮。

  针对脱皮问题,赵女士联系了得物APP客服,客服称,得物APP只鉴别商品真假,不提供三包服务,可以为赵女士提供50元维修补偿。接下来,赵女士在维修过程中发现,不仅鞋面出现脱皮,鞋底也磨了一层皮,就跟要破了一样。

  针对赵女士的情况,得物表示,平台针对这个订单进行了详细排查,这个订单的商品属于正常的穿着磨损现象,并非质量问题。此外,得物的工作人员强调,得物APP通过先鉴别后发货的购物流程,保证每件经过得物鉴别的商品均为全新商品。

  2020年6月,中消协发布的“6·18”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显示,在6月1日至6月20日的20天监测期内,共收集得物APP有关负面信息8735条,主要涉及假冒伪劣、鉴定费、优惠券等问题。

  2020年,浙江的李先生在得物APP上买了一件fog品牌T恤,价格1281元。李先生想在闲鱼上卖了这件衣服,但经闲鱼鉴定,这件衣服是假货。李先生就此联系了得物客服,客服称如果是假的,平台会假一赔三。但得物并不认同别家的鉴定结果,李先生只能在得物平台重新做一次鉴定。

  可是,李先生在得物上找了一个能鉴别fog品牌的在线鉴定师,却没得到回应。有媒体报道称,得物虽是圈内“老大”,但鉴定后备军并不给力,大部分鉴定师水平并不高,处于实习生水平,且对假货没有太多戒心。

  一位行业分析人士表示,“就像聚美优品发展势头不如从前一样,因为受众群体比较垂直,所以用户对产品质量会更加敏感,对伪造品的容忍度会更低。如果得物未来想上市,就不能继续纵容这种事情高频率发生。”

  得物APP,前身是毒APP,2015年由虎扑内部孵化,大量来自虎扑的球鞋鉴定师转向毒APP并提供有偿鉴定。2017年,毒APP正式独立,并上线球鞋交易功能,由球鞋文化和交流社区逐渐向球鞋交易社交平台转型。

  毒APP从小众球鞋市场走入大众视野,离不开前几年的炒鞋热。2018年有句流行话: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,而炒鞋也是价值不菲。

  2017年9月,Air Jordan和国际潮牌OFF—WHITE联合推出一款名为OFF—WHITE•Air Jordan 1的球鞋。这款鞋官方售价1499元/双,正式发售后没多久,二级市场的价格就被炒到12000元。其中,双白黑红配色的AJ1,2019年价格曾飙涨到70000元,两年时间涨幅超过4500%。

  毒APP作为国内潮鞋最大的讨论和交易平台,2019年迅速破圈。2019年4月,毒APP完成A轮融资后,估值达十亿美元。

  官方价和二级市场间悬殊的价差,让炒鞋成为了一门有巨大套利空间的生意,虎扑上曾流传过一个靠炒鞋发财的故事: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生,从大学开始炒鞋,后来专职做,年赚50万。·广西壮族自治区信息中心4项科技成果获登记

  炒鞋疯狂的时候,甚至都弄出了K线走势图,还造出了阿迪达斯指数、耐克指数、乔丹指数等。

  当实际交易价远超收藏价值后,炒鞋就变成了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。炒鞋证券化,让监管开始出手整治。

  2019年10月,央行上海分行发文《警惕“炒鞋”热潮 防范金融风险》,指出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,点名批评毒APP的炒鞋文化。央行提示,“炒鞋”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、金融诈骗、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,绝非夸大其词。

  毒这个名字,原寓意是指用户对潮流单品上瘾即“中毒”,颇受争议。2020年1月1日,“毒”更名为“得物”,官方解释寓意为“得到美好事物”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APP的英文名字“Poizon”并没有改变,还是有让人上瘾、中毒的意思。

  改名的同时,得物还进行了品类拓展,平台除售卖球鞋外,还增加了服装、配饰、手表、美妆、手办等潮流消费品类,更像是一个针对年轻人的潮流电商平台。数据显示,得物APP上“90后”在全平台用户中占比超过80%。

  得物通过为买卖双方提供交易平台收取手续费,以及提供鉴定服务收取鉴定费。卖家需将商品发至得物平台,平台进行真假鉴定后再寄给买家,形成“先鉴定,后发货”的交易模式,得物会从中向卖家收取成交价1%-5%不等的服务费。

  长期关注潮流电商的投资人徐锋曾表示,得物在每一个单品上获取的服务费和利润其实很少,而且他们对于上游的把控能力不稳定,没有一手的货源,平台没有定价权,单收服务费不足以支撑它的商业模式。

  2020年末,得物把触角伸向了金融领域,有用户晒出得物分期产品“佳物分期”额度。目前,佳物分期还未全面上线,仅对部分用户进行灰度测试,最高额度为5万元。得物方面表示,公司目前未持有金融牌照,暂时没有做自营金融的打算,佳物分期是公司与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推出的个人消费分期服务。

  企查查显示,得物APP的主体公司——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2020年申请了多个金融物管类商标,包括佳物分期、溜溜花、小物分期、佳物花等。从申请详情看,这些商标用途均包括支付分期贷款、电子转账、信贷服务等。

  2020年蚂蚁上市夭折后,媒体也开始审视和反思年轻人的过度消费问题,豆瓣上的“负债者联盟”更是火爆异常。今年2月,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风险提示,提醒广大消费者树立理性消费观,合理使用借贷产品。一些机构在各种消费场景中过度宣扬借贷消费、超前享受观念,容易诱导消费者无节制消费,尤其容易误导金融知识薄弱人群、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青少年等。

  从高价炒鞋起家,到现在试水分期消费,得物的业务一直在变化,不变的是瞄准对象都是90后的“韭菜”们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